而在欧洲看来,正是因为美方一系列“反建制”举措正逐步“蚕食”西方价值观或意识形态“软实力”,才让欧洲国家更频繁地高声喊出“欧洲不靠美国、独立行走”的口号。

在军费分摊问题上,北约国家谁都不想出资太多,这也是特朗普与北约盟国开撕的重要根源。特别是北约东扩以来新加盟的中东欧国家,平均国民经济水平本身就低于西欧国家,在防务开支方面更是斤斤计较。

自2000年启动挖掘遗骸工作以来,韩国共移交13具美军遗骸和3具英军遗骸。美国也分别于2012年和2016年移交了12具、15具韩军遗骸。

各成员国在北约框架内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是消耗北约军费又一吞金兽。近年来,北约较大规模的军演平均每年多达十几场,比较著名的有在欧洲本土进行的“坚定决心”军事演习、在美国进行的“流沙”战区防空反导演习和“施里弗”太空战网络战演习、在加拿大进行的“枫叶旗”空战联合演习、在非洲进行的“坚定美洲豹”军事演习、在东欧和波罗的海举行的“和平盾牌”“协作”军演等。尽管美国出于保密等原因考虑,没有公开在俄家门口军演的详细开销,但动用上千军人,大量战车、军舰和飞机的大规模军演,绝对是极度烧钱。2015年时,时任美国副防长鲍伯·沃克在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披露,美国追加9.5亿美元“欧洲保障计划”,主要用于1个陆军装甲旅在东欧的轮换,以及海军在黑海及波罗的海的部署、执行空中警戒等任务。照此推算,北约每年十几场大规模军演,开销将相当可观。

11日抵达布鲁塞尔后,特朗普在与斯托尔滕贝格共见记者时表示,他对北约盟国的批评已让这些国家大幅提高了防务开支,但这些增长仍不够,美国的付出仍然太多,其他国家的付出仍然太少。

报道称,诺思罗普公司将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展开竞标,后者的方案包括在F-35“闪电-II”战机和F-22“猛禽”战机的基础上提供一套混合型隐形战机的设计方案。F-22战机曾在1991年击败了诺思罗普公司的YF-23“黑寡妇”验证机,获得了利润可观的“美国先进战术战斗机项目”合同。

“岛链”因冷战而起,然而“岛链”并没有随着冷战的结束而终结。美国出于其全球战略的需要,目前正忙于在亚太地区部署一条所谓的"太平洋锁链",企图将原西太平洋上的“岛链”延伸到印度洋,把其在太平洋上的基地链与印度洋上的基地链连在一起,美国企图围困的国家指向非常明显。

20世纪90年代,中国船舶工业部门设计建造051B型导弹驱逐舰深圳舰。深圳舰一度成为海军出访的“明星舰”,它同时也充当了新一代主力战舰的“样板舰”,率先应用了许多新技术成果并通过远海航行加以检验。这一时期,中国海军还分两批从俄罗斯引进4艘956型导弹驱逐舰,并在引进部分舰载武器和燃气轮机动力装置的基础上,依托深圳舰的总体技术,设计建造了两艘052B型驱逐舰广州舰和武汉舰,于2004年列装服役。

以备战打仗为牵引,搞好空中突击力量建设布局。深入研究空中突击力量建设与新型陆军建设的本质联系,针对当前陆军空中力量规模与使命任务不相适应、整体作战能力与打赢要求不相适应等现实问题,切实立足陆军新质战斗力建设的战略高度,着眼未来20到30年发展需要,不断完善空中突击力量建设的顶层规划,科学论证其体制编制、人才队伍、武器装备、指挥体制、保障力量等的种类、规格、数量及其相互关系,确保尽快成体系形成实战能力。

这一届北约峰会,不仅是美欧双方就防务开支争吵的舞台,更将是这两种不同观点交锋的战场。

以理论创新为先导,夯实空中突击力量建设基础。深入研究现代陆军空中突击力量的应有内涵与外延及其可能发展,创新性地研究探索未来空中突击力量的作战运用、基本战法、训法和保障法,摸索精兵“慎用、妙用、好用”之道,科学引领空中突击力量的建设实践;强化专业人才培养,以高素质人才队伍支撑空中突击力量建设;瞄准未来任务和可能作战对象,配套发展实用、管用的武器装备,以先进的信息化装备体系奠定空中突击力量建设的物质基础;积极统筹资源,突出保障重点,为空中突击力量建设提供强有力的物质支撑。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土耳其。土耳其是北约在中东地区的唯一成员国,但其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土耳其修宪与选举、叙利亚难民等问题上,矛盾不断加剧。俄罗斯从土耳其与西方国家矛盾中看到了改善两国关系的机会,在引发土俄关系紧张的问题上尽量保持克制,并于去年同土耳其达成了向其出售S-400的协议。俄罗斯借助这笔军售成功在北约盟友间打入一个“楔子”,引发美国极大担忧和不满,俄罗斯也借此在中东地缘格局重塑中“分羹”谋势,占据了有利位置。

目前,美国正在着力游说沙特等国提高石油产能,抵销油价上涨的压力。特朗普7月4日发推文抨击指责石油输出国组织“不帮忙”抑制原油价格上涨,辜负美国对欧佩克成员中多个盟友的支持。对此伊朗驻欧佩克代表表示,美国对伊朗赶尽杀绝,指望沙特等国增产来平抑油价,最终只会让美国失去政治筹码,受制于沙特、俄罗斯等重要产油国,听任他国摆布。

【环球网军事7月12日报道】美太平洋舰队发言人日前表示,美国海军驱逐舰“本福德”号与“马斯汀”号于7日至8日通过台湾海峡,并称这只是美军舰从南海例行性通过台湾海峡附近国际水域前往东海。美军舰的这一行动引发外界强烈关注。而在事态刚刚平息下去不久,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一篇名为“美军也绕台?战舰穿过台湾海峡后再次进入南海”的文章再次引发关注。美军舰真的进行了绕岛,再次回到南海海域了吗?

【环球网报道实习记者张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北约成员国之间在军费开支问题上的争执持续升温。特朗普不仅要求北约成员国立即将各自防务开支增加到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还要求应进一步提高到4%。